位置: 主页 > 海阔天空 > 正文 [ ]

宫廷之作 皇帝参与设计bet36: 宫廷家具 传承发扬京作家具

作者:陈东 来源:admin 关注: 时间:2019-06-02 11:08
  京作家具纹样繁多,包括龙凤纹、神话纹、树石花卉纹、几何纹、博古纹、吉祥纹等。其中,象征帝王的云龙纹用得最多。常用的龙纹分为常规写实和变体两种,故宫太和殿中的金漆雕云龙纹宝座属常规写实型,能分辨龙的形体结构;而“拐子龙”“草龙”等则为变体龙纹,亦是这一时期的重要特征。在一段时期,京作家具将商周青铜器与秦汉石刻艺术引进家具,在造型和纹样上都颇有博古色彩,形成独具特色的装饰风格。

如果以地域之分来区别古典家具流派,京作家具的出现年代虽然晚于“广作”、“苏作”,但其最大的特点是吸收了广作用料充裕、苏作做工精良的特点以及多种工艺于一身,并且经过皇室贵族的使用习惯的选择,更具奢华威严的帝王之气。京作古典家具的出现,是当时木作工艺发展成熟的结果,也成为研究清代技艺水平、生活习惯的可靠参考物。在如今市场上,京作家具已经成为北京市场上一支重要产品类别。诸多北京企业在传承的基础上继承优秀传统技艺,并将“京作文化”与现代人生活联系起来,生产出不少当代京作代表作品。

盛世之下的宫廷之作

明朝张瀚曾经著有《松窗梦语》,曾在章节《百工记》中这样描写明代北京的器物:“自古帝王都会,易于奢靡……余尝数游燕中,睹百货充溢,宝藏丰盈,服饰鲜华,器用精巧,宫室壮丽。此皆百工所呈能而献技,巨室所罗致而取盈。”其实,无论哪朝哪代,帝王之都往往拥有最奇巧繁华之物,作为“精巧器用”代表的家具,其精华也往往汇于帝都。传承至今的“京作”家具,就产生于这样的背景下。

在明代以及前清,苏州地区一直是家具生产中心,入清之后,广州逐渐成为主要产地之一。宫廷皇室所用家具,往往从各地招募技艺高超的工匠制作,我们现在所说的传统京作家具,一般以清宫造办处所制家具为主。造办处中设有单独的木作,据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胡德生考证,由于当时广州工匠技艺高超,又在木作中单设一“广木作”,全部由广州工匠充任,所制家具带有浓厚的广式风格;此外,在造办处也有江南地区招募的优秀工匠,其做工又趋向苏式。“京作”沿袭了两大流派的特长之处,再因为是皇室、贵族生活起居的特殊要求而制作,追求体态豪华,呈现出凝重宽大、雍容华贵、气象威严的特征。

在清代初期,清代家具基本上沿袭了明代家具的风格,而到了雍正、乾隆时期,由于国力昌盛,经济及手工业的发展,再加之统治阶层好大喜功的心理,皇冠体育,清代家具呈现出“精雕细嵌、雕繁刻复”的风格。能工巧匠们利用来自海外的珍贵木材,融汇多种工艺技艺,制作出了大量艺术效果瑰丽的家具产品;另一方面,随着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和文化艺术被传教士传入宫廷,宫廷建筑、器物用品都兴起了“西洋热”。当时建造的圆明园中,西洋建筑进入皇家园林,与之风格相协调的家具应运而生;洛可可风潮对当时家具等艺术品的影响,也让京作家具独具特色。在吸取多种流派的优势、参考宫廷使用习惯帝王改造意见以及对“西洋之风”引用借鉴的背景下,“京作”家具应运而生。

皇帝参与设计的宫廷家具

京作家具的起源主要来自于宫廷造办处,其最重要的特点是经过皇帝“亲力亲为”的设计。在胡德生所著的《故宫博物院藏明清宫廷家具大观》一书中曾经表示,在造办处档案中,经常有皇帝看过家具图纸提出修改意见,制成小样后再向皇帝呈览的记载。据考证,《造办处活计档》记载:“雍正三年七月十六日员外郎海望传旨:着做抽长花梨木床二张,各高一尺,长六尺宽四尺五寸,中心安抽屉。用铜做床刷子,高九寸。钦此。……于十九日做得抽长床小木样一件。员外郎海望呈览。奉旨:腿子上做顶头螺蛳。钦此。……员外郎海望画得花梨书格样四张呈览。奉旨:尔照此六个抽屉的画样做花梨木书格四个,其余三张每样做一个,共做七个。钦此。”

从记载中可以看出,当时的皇帝对家具尺寸、用材、纹样、形制都详细指导,这出于皇帝自身的喜好偏爱,无形中对家具有着最终影响。在《造办处活计档》,也有着雍正、乾隆等多位皇帝对家具、景泰蓝、雕刻等多种工艺的指导意见,可见当时的宫廷艺术技艺最终风格受“皇家口味”影响巨大,这也成为区别于广作、苏作的重要人文因素。

相比广作和苏作,当时的京作家具有自己的特点:较广作家具用料小,与纯粹的苏式家具相比,清宫造办处制作的家具较江南地区用料要大,而且没有使用其他木材拼凑的现象;在用材上,紫檀和红酸枝成为宫廷家具的主要用材,兴于明代和前清的黄花梨反而用得相对少了;除此之外,京作家具在纹饰内容、雕刻工艺、镶嵌工艺等方面与明式家具相比更加丰富。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



Copyright © bet36 版权所有